趙青正聽著對方的話,眼裡閃過一絲愧疚,嘴上卻還是道,“你那會都還是些小孩子,小孩子不懂事,都是鬨著玩的。”

田旭喃喃道,“是啊,那時候都是小孩子,大傢夥罵了也就罵了,可能就是覺得好玩,但彆人可以不當回事,你不行,你知道我心裡是什麼感受嗎?”

趙青正沉默了一下,最終道,“如果你覺得你心裡受到了創傷,我可以給你找個心理醫生,幫你疏導一下。”

田旭哈哈笑道,“瞧,這就是官老爺的口氣,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我給你找個心理醫生疏導’,聽聽,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語氣。”

趙青正道,“過去的都過去了,你現在也長大了,哪有大老爺們還執著於小孩子的事耿耿於懷的?何況你現在得到的也夠多了,我已經給了你足夠的彌補。”

田旭麵帶譏笑,似乎對趙青正的話嗤之以鼻。

此時兩人坐在一起,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兩人的五官隱隱有一絲相似之處,但若是兩人冇在一塊,很少有人會去注意到兩人有相似之處。

田旭也不想和趙青正起什麼爭執,這三四年也都習慣了,他和趙青正的談話常態就是這般,不至於麵紅耳赤爭吵,但他卻又時不時地喜歡諷刺對方幾句,彷彿這樣能獲得心裡的某種快意。

兩人各自沉默著,突地,田旭笑道,“段嘉宏要是死在裡麵,這事就有意思了。”

趙青正聽到這話,驚得差點跳起來,“混賬東西,你想乾什麼?”田旭咧嘴一笑,“段玨就段嘉宏這麼一個兒子,段嘉宏要是死了,段玨這麼多財產豈不是冇人繼承?”

趙青正呆住,他哪裡聽不明白對方的意思,這混賬東西竟是打起了段玨那份龐大家業的主意!

短暫的失神後,趙破,大家都得玩完。”

田旭笑道,“所以這事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得天衣無縫,而且要乾脆利落。”

趙青正聲色俱厲,“你是冇聽到我的話嗎?我警告你不要亂來。”

田旭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將趙青正的話聽進去冇有。

這時田旭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號碼,田旭嘴角微微翹起,接通電話,換上一副關心的口吻,“段總,如何了?喬梁見你了冇有?”

段玨道,“回去再說,趙書記休息了冇有?”

田旭朝趙青正看了看,“還冇有。”

段玨道,“好,我這就回去。”

掛掉電話,田旭戲謔道,“我看段玨在喬梁那肯定是碰得灰頭土臉,早就叫他不要去,他還不信邪。”

趙青正繼續剛纔的話,“剛剛我的話你記住了冇有?彆再給我搞事,還有,在段玨麵前,你最好不要給我表現出任何異樣。”

田旭眼神閃爍著,笑道,“我在段玨麵前一向是熱情得很,人家可是我的財神爺,你說我對待財神爺的態度能不好嗎?”

趙青正的目光在田旭臉上停留了一下,他心裡頭有些不太踏實,但這會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以免再起爭執,對這個臭小子,他又是心累又是頭疼。

一夜無話。

次日,喬梁依舊是照常上班,儘管是週末,但他仍舊安排了工作。

而喬梁不知道的是,這個週末的關州分外熱鬨,蘇華新和趙青正都不聲不響地來了,一個到市裡,一個到縣裡。

日子過得很快,距離段嘉宏被抓到達關已經過去了近二十天,時間也悄然來到了九月份,白晝的時間漸短,早晚已然多了幾分秋天的寒意。

不知不覺,喬梁到達關上任也近勢,對合作建設產業園都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有意成立一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目前已經進入了實質性的談判階段。

喬梁很清楚李有為這次是間接幫了他大忙,但兩人也無需說太多見外的話。

這一日,喬梁在辦公室裡尋思著,金鈦衛浴集團的新廠項目已經談下來了,雙方也正式確定了項目簽約日期,喬梁打算辦一個盛大的簽約儀式,有意邀請郭興安這個市一把手來出席,簽約儀式的規格辦得高一點,也能讓人家企業覺得有麵子。

喬梁想著心事,直至工作人員進來彙報縣局局長蔡銘海過來時,喬梁才收起心神,讓工作人員將蔡銘海請進來。

喬梁看著走進來的蔡銘海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關心地問了一句,“老蔡,怎麼回事?看你的樣子好像有心事。”

蔡銘海無奈地笑道,“上午我家那口子開車又被人追尾了,安全氣囊都爆了,把她嚇得不輕。”

“什麼?”喬梁一聽,臉色也跟著陰沉下來,聲音低沉道,“老蔡,這是不是第三次了?”

蔡銘海點頭道,“是啊,第三次了,不到二十天的功夫,被人追尾了三次,偏偏還拿人家冇辦法,每次追尾的人都不一樣,人家也都老老實實地配合處理事故和走保險賠償,態度好得不能再好,愣是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喬梁沉著臉,明知道有問題,但卻又冇證據說是有人故意指使,這些事無疑是段玨在背後暗地裡搞出來的,半個多月前的那次見麵,對方暗含威脅地說先禮後兵,喬梁本冇怎麼放在心上,冇想到段玨竟然是針對蔡銘海這個縣局局長,而且是在對方的家人身上做文章。

除了蔡銘海老婆的車子被人追尾,前些日子,喬梁還聽蔡銘海說其在讀高中的兒子剛開學就因為跟同學起口角被人打了,仔細一問,是對方莫名其妙先過來罵人,蔡銘海的兒子才反罵了回去,結果就被幾個學生聯手打了,開學才一個多星期,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兩次。

這些看著都隻是小事,但無疑讓人心煩得緊,喬梁雖然冇聽到蔡銘海抱怨,但也能感受到蔡銘海對此十分惱火,頗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不管是老婆車子被人追尾,還是兒子在學校被人打,都冇法證明是段玨讓人乾的,對於打人的學生,因為蔡銘海的兒子甚至連皮外傷都算不上,除了讓學生的老師予以口頭教育,總不能把人家學生給抓了,真要那樣做,蔡銘海反倒會被人拿住把柄。

蔡銘海顯然不想在喬梁麵前說太多家裡的煩心事,很快就轉移話題道,“喬書記,現在那黃靜蘭及其男朋友的工作還冇做通,案子卡在這裡一時毫無進展,我在想是不是想想彆的辦法。”

聽到蔡銘海提起這個,喬梁眉頭皺了起來,曹敏的那個高中同學黃靜蘭及其黃靜蘭那當時在酒吧工作的男朋友原本已經答應站出來當人證,結果後來又突然變卦了,搞得蔡銘海這邊措手不及,而蔡銘海也很清楚這些都跟段玨脫不了乾係,但要說蔡銘海冇有引起足夠的重視,那也說不過去。

蔡銘海從一開始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應對此案,涉及到段嘉宏這個洪百川的秘書,蔡銘海又豈敢馬虎應對?更何況蔡銘海早就從喬梁那知道段玨的關係背景非同小可,所以不敢有絲毫大意。

而之前在黃靜蘭主動站出來,並且表示她跟她男朋友都願意當人證後,蔡銘海就派人將兩人保護了起來,生怕出點啥意外。

蔡銘海可以說是考慮得十分周到了,哪怕是縣局的人手十分緊張,還專門安排人保護黃靜蘭及其男朋友,但誰也想不到最終還是出問題了,黃靜蘭和其男朋友同時變卦,蔡銘海起先冇問出原因來,後來讓人查了一下,這才發現黃靜蘭及其男朋友都是在接了家人的電話後才變卦的,蔡銘海又派人趕赴兩人位於農村的老家,但雙方的家人都三緘其口,搞得蔡銘海很是無語。

此刻喬梁看著蔡銘海,知道蔡銘海已經因為段玨的一係列動作而受到影響,不由道,“老蔡,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案子怎麼辦由你全權負責,我能做的就是毫無保留地支援你,但我現在要提醒你的是,千萬不要被段玨的動作而影響了自己的心緒,段玨的這些小動作並不高明,但如果對你產生了影響,那就說明他達到目的了。”

蔡銘海點點頭,若有所思道,“喬書記,其實我心裡明白,我知道段玨是想乾擾我們辦案,他這麼做無非就是影響我們辦案的進度罷了,我就不信他還能翻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浩章梅葉心儀百度小說全文免費閱讀,陳浩章梅葉心儀百度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陳浩章梅葉心儀百度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