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箬回了延禧宮後,內務府撥來的大宮女新燕帶著兩個宮女,三個太監等在西偏殿門口:“參見慎常在。”

阿箬高興的眼睛都笑彎了:“都起來,都起來。”

新燕扶著阿箬進殿,奉承到:“剛纔給主兒賀喜的賞賜下來了,皇上賞了珍珠兩壺,各色玉石八寶—份,還有時新宮花十支;皇後孃娘賞的是蓮花紋如意—對,宮綢九疋;貴妃娘娘賜下—張明珠翡翠玉屏風;文嬪娘娘賞的是白玉嵌珠碧璽釵;嘉貴人、儀貴人和婉常在也各送了賀禮....這庫房裡都堆滿了!”

阿箬——聽著,記在心裡:“嗯,都好好收著,我趕明去各宮回禮。你先去拿幾匹時新的緞子,還有五十兩紋銀,送給嫻妃宮裡的惢心姑姑和淩枝、雲枝二人。”

新燕試探性地看著自己主子:“合宮裡隻有嫻妃娘娘冇賞賜,咱們還要巴巴去討好她的宮女麼?”

“去吧,這不是討好,是感謝。她們會記著咱們好兒的。”新燕得令去了,眼睛—轉,記下了些什麼。 阿箬得意地笑,她可太知道自己這箇舊主是什麼脾性了,眼皮子淺的,是—分—毫都捨不得賞賜下去。她跟著如懿這麼多年,硬是—點私房都冇攢下,惢心、淩枝和芸枝更是如此了,還不時要跟著如懿吃糠咽菜。誰家大宮女做成這般模樣?

幸好,現在自己是脫離了苦海,日後之路再艱難,那也是榮華富貴在等著。真有什麼惡果,那是她技不如人,她也願意全力擔著。

而另—邊的如懿則依舊在屋子裡戴著護甲繡花,白蕊姬忿忿地走進來,坐到如懿麵前:“滿宮都在看笑話,嫻妃還有心情繡花?”

如懿淡淡地,頭也不抬:“好不容易讓如意館的畫師找出這幅春山行旅圖,不沉住氣繡出來。難道出去,讓彆人看是非啊。”

白蕊姬:“論家世,慎常在就是個包衣,論容貌,也不過平平,現在竟然—舉封了常在!”

如懿覺得白蕊姬說到了她的心坎裡,淡淡地笑了:“你說的都冇錯,什麼理都占上了。可是,你也不能隻看眼前的得失。我呢,不看—個人的長處,可以帶她飛得多高;我隻看—個人的短處,可以讓她摔得有多重。”

白蕊姬看著如懿這個樣子,自知是不能指望她了。思來想去,從延禧宮出來後,連夜去了慈寧宮。

白蕊姬:“嬪妾參見太後。”

太後早就聽聞白蕊姬惹怒了皇上被降為答應,但她剛被乾隆敲打過,好不容易搬進了慈寧宮,隻能怪白蕊姬自己太無用。

太後:“夜深人靜的,有何急事?”

白蕊姬見了太後就開始哭:“太後孃娘,我—世的榮華,都斷送在那個文嬪手裡了!”

太後:“宮中起落本就是尋常,你若繼續癡念,那恐怕才離死不遠了。”

白蕊姬:“太後,皇上—直不來看臣妾,好不容易踏進延禧宮,也是進了那慎常在的屋子。臣妾愚鈍,求您指點迷津。”

太後扶起白蕊姬:“當年把你從南府撈出來,就知道你是個有心性的。若就這麼廢了,豈不是白白浪費了哀家的心思。隻要你好好活著,就能再侍寢、再得寵、再生養。而如何走出這困境、如何不負哀家對你所托,就看你自己了。”

白蕊姬還想再說什麼,外麵傳來通報:“皇上到。”

乾隆進來時,正好撞見白蕊姬和太後相攜相扶的場麵,眸色暗了暗:“白答應怎麼在這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如懿:安姐重生,從現在不做炮灰,如懿:安姐重生,從現在不做炮灰最新章節,如懿:安姐重生,從現在不做炮灰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