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還不簡單,秦寒在容王府的地牢一個人待著應該挺無聊的,送一些人去陪他!”楚九歌的眼裡閃過了一絲冷意。

“來人啊!把這一些人送到容王府,就說他們半夜暗殺未來容王妃。”

當這一些人醒來之後發現在容王府的地牢,肯定會非常的絕望。

墨柒倏地出現,道:“是!”

“可惡!可惡!”秦家主得知這一個訊息簡直氣炸了。

“一群廢物,一個凝體境二重的小丫頭都抓不過來。竟然被捅到容王府那一邊去了,讓我秦家又一批人被關進了容王府地牢,這絕對是恥辱!”

“家主,反過來可是好事啊!代表容王把那楚九歌當回事,隻要楚九歌去求情,那一定是有效果的!楚家保護的再好,她也隻是一個凝體境二重的小丫頭,要拿下她還不容易。”

“說的也是,我就不信楚家能防的滴水不漏。”

楚九歌覺得自己小看了秦家人了,他們每天都鍥而不捨的下手,這樣下去估計晚上都不用休息和修煉了。

煩死了!是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真的以為她楚九歌的地盤是想闖就能闖的嗎?

楚九歌準備煉毒,不過這個世界的草藥跟她那一個世界的有些差距。

所以她便一頭紮入了藏書閣,打算好好研究這個世界各大草藥靈藥的用處。

楚九歌是楚家嫡係小姐,可以隨意進入藏書閣的前三層。

之前她便有了過目不忘的能力,如今修煉了不朽萬法訣,不朽生命之瞳的潛力進一步挖掘。

如今,她能快速的看完這一些醫書上的內容並且一個字都不落下的記下,並且吃透這些內容。

在楚九歌看的入神的時候,楚姍姍帶著她的狗腿子並且冷嘲熱諷道:“九妹有你這樣看醫書的嗎?莫非你是想自己學醫術治好你那一個短命的未婚夫?可是這樣一眨眼間看完一本,能學到什麼?完全是裝模作樣啊!”

“三小姐,人家裝模作樣就行了啊!也許到時候傳到容王殿下耳中,估計又送一些寶物過來呢!”

“咱們也認識九小姐這麼久了,第一次知道九小姐這麼的有心機,那麼會討好男人,以前真是深藏不露啊!”

跟著楚姍姍來的還有一些旁係的女子,跟楚姍姍一起對楚九歌嘲諷了一番。

楚九歌把這裡的醫書都給看完了,大概跟現代所學的中醫的藥材功效對應上了。

不過這個世界上的藥師並不是最尊貴的,煉藥師纔是。

這三層以下冇有多少煉藥的書籍,即使三層以上也很少。

楚姍姍早已經在一旁罵的口乾舌燥了,這楚九歌在她麵前裝聾子嗎?

“啪!”等楚九歌合上最後一本書,刹那間楚姍姍他們幾個覺得腦袋一痛,兩眼一黑。

“楚九歌,你卑鄙,竟然偷襲我!”昏迷前的楚姍姍怒喝道。

“我一向不喜歡吃虧,罵了本小姐這麼久,我也給你們一個驚喜!”

楚九歌帶著人上四樓,有人攔住了他們道:“九小姐,四樓你冇有權限上去!”

楚九歌眨著眼睛道:“我不上去啊!要上去的是她們?”

“嘭嘭嘭!”楚九歌把腳下的這三個人像是踢毽子一般的踢進了四樓,然後道:“楚姍姍和那幾個廢柴闖入了藏書閣四層,還請這位長老去跟家主彙報吧!”

這位長老也糾結不已,這位九小姐真是行事大膽,這種事情都乾得出來。

他也冇有進入四樓的權限,自然不能把人給帶下來,隻有去通知家主。

等到楚家主來的時候,楚九歌已經早已經不見人影了。

“胡鬨……胡鬨……”

如今楚九歌的爺爺已經醒來了,楚家主不敢拿她怎麼樣?除了怒罵幾聲胡鬨之外,並無罰她!

不管楚姍姍是怎麼上去藏書閣第四層的,她人在上麵那必須要罰。

被懲罰關禁閉跪祖祠的楚姍姍憤怒不已,“楚九歌,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第二天,都城傳來了一個笑話,那就是楚家的那一位廢柴大小姐想要學習煉藥,想要救活那一個短命的未婚夫容王。

“楚九歌真是異想天開,不管是赤靈國還是七國有名的煉藥師都給容王看過了,冇有哪一個煉藥師可以治好容王,她以為她可以做到嗎?”

“就是假裝獻殷勤,向容王獻媚而已,趁著容王還活著多撈一點好處唄!”

“……”

上一次那天價的定親禮讓人嫉妒的眼紅,所以這一個訊息傳出來了之後不少眼紅的人惡意揣摩的厲害,這一個笑話傳得滿城風雨。

容淵道:“來人啊!把所有能收集到的醫書,還有煉藥書籍煉藥材料立刻給我準備好,九兒想要學煉藥,本王親自把東西送過去。”

“把訊息傳出去,本王之所以這一次重病恢複的快,多虧了我家未婚妻有著妙手回春的神醫手段。誰要是還敢亂嚼舌根頭,那休怪我容王府不客氣。”容淵狠厲的道。

“是,屬下遵命!”墨一道。

容王府放出來的訊息令人震驚,大家難以置信!

“楚九歌竟然有那等手段,神醫!容王不會搞錯了吧!”

“容王那等人物,豈能為一個女人說謊話,這一次他恢複的是很快,跟以前不一樣。”

“現在容王把收集了整個赤靈國的煉藥書籍和醫術裝成了好多箱,親自送到楚家,現在已經在路上了,這訊息絕對不假。”

要知道容王身體不好,已經大半年冇有踏出過容王府的大門了。

如今這一次出門,竟然是為了給她未來王妃送煉藥的書籍,可見身體是好了許多,而且非常的看重楚九歌。

若是楚九歌冇有那般神醫一般的醫術,他們想不出來一個被廢掉的楚家九小姐有什麼值得容王看重的?

當然,還是有人懷疑容淵的用意。

“三皇子,我看容王這是病急亂投醫了吧!楚九歌要是有那麼好的醫術,我們以前怎麼不知道。”

一群皇宮貴族坐在一家酒樓裡,滿臉嘲諷的討論了起來。

三皇子道:“皇宮的禦醫和首席煉藥師都冇辦法治好容淵,那一個突然變成神醫的楚九歌就更加冇有任何用處了!我看容王是為了不讓她那一個未婚妻太丟他臉,才故意這樣做的。”

“對!一定是這樣。三皇子英明。”那一些人連連附和道。

此時的楚家,一個小廝走進了楚九歌的小院道:“九小姐,容王殿下來了,家主讓你快點去迎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偷小王妃:我跟病嬌王爺是絕配,神偷小王妃:我跟病嬌王爺是絕配最新章節,神偷小王妃:我跟病嬌王爺是絕配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