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煙抬頭:“是,小姐。”

兩件事吩咐下去,丹煙起身退下。

玉瑤端著熱菜走進來:“小姐,您今日在布莊門口是出了何事?”

她知道自家小姐不是什麼莽撞之人,突然離開定是有事發生。

瞿綰眉轉身回到桌旁,伸手輕輕撫過上麵的香雲紗:“並無大事,隻不過撞見一位故人,所以特地追過去瞧瞧。”

玉瑤半知半解,給瞿綰眉盛湯,是用烏雞和老參吊了三四個時辰的湯:“原來如此,小姐您今個走了許久的路,怕是也累了,來喝些湯,待會兒丹煙回府婢子再稟告您。”

隨著熱氣騰騰朝蔘湯盛出,屋裡飄蕩著香味,暖暖的,好似有股暖流隨風湧入鼻息。

“也好。”瞿綰眉端在手中,用勺子攪了攪,腦海裡不禁又浮現出今日在茶樓的種種,雖說有驚無險,但也像棒槌一般給她提了一個醒。

玉瑤瞧出她的心神不寧,轉身將安神香點燃,一縷縷如像薄紗的煙霧繚繞而起。

白煙穿過瞿綰眉的手指,繞到她還印著手指印的手腕,白日裡那指腹的摩擦感還在若隱若現地灼著她。

她放下手中的碗,落下衣袖將那指痕全部蓋住,順道也蓋住了心上那一縷燃起的火焰。

這晚,青石院的偏房依舊不安寧,章鶯鶯的見紅一直未緩解,淋漓不淨,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榮兒當真怕了:“姨娘,我們還是去求二少爺給您請大夫吧,不然不僅孩子保不住,連你的身子也會受損。”

她說著,猛地起身轉身準備走。

“站住!”章鶯鶯坐在床榻上厲色朝她喚道。

榮兒停住腳步,咬了咬唇無奈回頭:“姨娘,關乎人命,賭不得啊!”

章鶯鶯不想聽她的勸誡,捂著肚子,正色道:“你今日若是敢給我去叫大夫,那日後再也彆想見到你弟弟。”

榮兒驚愕抬眸:“姨娘, 婢子也是......”

章鶯鶯打斷她的話:“去,到後廚去給我弄些吃食來!”

榮兒眼睛紅紅,十指緊緊攥在一起,用力擦了一把眼角的淚痕,委屈地回:“是,姨娘。”

和瞿綰眉的老火蔘湯不同,章鶯鶯是賤妾,吃食隻能是豆腐湯和芽白菜,菜裡頭還能浮上幾片豬皮。

榮兒端到門口的時候,正巧碰到丹煙帶著老夫人的大夫前來。

“丹煙姐姐,你來作甚?”榮兒腳步一慌,手中食盤中的瓷碗撞得哐噹一聲響。

丹煙瞧她如此慌張,心中也篤定幾分,將身後的大夫引上前道:“我家二少奶奶特地將老夫人院裡的周大夫尋來,給姨娘養養身子。”

榮兒握緊食盤,咬著下唇猶豫不決:“夫人當真願意給姨娘請大夫養身子?”

丹煙提高聲量,不悅道:“你這是說的什麼混賬話,章姨娘肚子裡懷的是我們寧家的小少爺,那也是我們家二少奶奶的兒子,身為母親請大夫來照顧孕胎中的兒子,哪有什麼願不願意之說?!”

榮兒惶恐低頭,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屋子裡的章鶯鶯聞聲走來,冷聲道:“多謝二少奶奶好心,我身子無恙,不需要勞煩大夫來照顧。”

丹煙打量著她,透過殷紅的胭脂看到底下蒼白的臉,笑道:“章姨娘臉色蒼白,中氣不足,還是請大夫瞧瞧纔好。”

章鶯鶯扶著門,眼含怒火,厲聲驅逐:“就不勞煩丹煙姑娘操心,我一賤妾用不起老夫人屋裡的大夫!”

說完,拉著榮兒急忙進屋,重重關上房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公扶妾上位_我當街休夫嫁權王,相公扶妾上位_我當街休夫嫁權王最新章節,相公扶妾上位_我當街休夫嫁權王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