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好看,你就這樣戴著吧!”程興國在一邊連連點頭,眼神驚豔。自從程徽月丟了之後,梅長芸就很少專門捯飭過自己,穿的衣服也逐漸變得樸素簡約,很久冇有上身過這麼亮眼的服飾了。梅長芸嗔怒地丟過去一個白眼,“說什麼呢,這可是蠶絲絲巾,這麼戴著勾壞了怎麼辦?”她作勢要取下來,被程徽月攔住,“戴著吧,兩條絲巾而已,您要是喜歡,我以後再送您十條八條的,勾壞了也冇事,本來就是給您用的,放著不戴不是浪費嗎?”幾個兄弟也出聲誇讚,讓她戴著。梅長芸這麼多年在家裡素慣了,如今月月已經找回來了,讓她重新打扮自己轉換一下心情也好。“...好吧好吧,我說你們父子幾個可彆再說話了,誇來誇去就一句好看,真是...”梅長芸搖了搖頭,臉上帶著無奈的笑容。程徽月噗嗤笑了出來,引得程家父子幾人全都幽怨地望了過來。欸,妹妹女兒回來了,他們在梅長芸眼裡就像根草一樣了...一家人說笑著,氣氛其樂融融。程興國試過皮鞋之後就把鞋子放回了櫃子,畢竟是寒冬臘月的,皮鞋不保暖。要是真穿出去,他怕是回來會長滿腳的凍瘡。所以還是等回暖了點,他再穿著上班。梅長芸看天色不早了,便問道:“月月,你喜歡吃什麼,家裡菜都備好了,咱們晚上就都做你愛吃的。”說起這個,程徽月就道:“我什麼都愛吃,你們看著來就行,不過,我想問問,咱家有藥材嗎,像人蔘、靈芝一類的?”梅長芸愣了愣:“有是有,你要做什麼,你生病了?”她頓時有些擔憂。“不是,我想給您做一道藥膳。”程徽月道,“我其實會一點把脈,剛纔在車上跟您握手的時候我悄悄給您摸了一下,想了幾道藥膳能夠調理身體,補足虧空。”梅長芸驚訝道:“你還會藥膳?”她之前也找過一個老中醫開過藥膳,隻是那種效果太慢了,她當時又鬱結於心,鑽了死衚衕,怎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程徽月霍硯行,程徽月霍硯行最新章節,程徽月霍硯行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