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城三月的夜晚還很冷。

池恩寧摟著女兒躺在木板床上,腳下放了兩個熱水袋,依舊覺得涼。

原本還能插電褥子,嫂子嫌費電,將她房間插座孔都用水泥封死了。

隔壁又傳來兄嫂吵架聲。

不清晰,卻刺耳。

“哪有嫂子懷孕,小姑子帶著孩子還住在孃家的?甭管沈少爺什麼人品,他不嫌棄你妹帶個野種,願意出五十萬彩禮,到時我們也能換大一點的房子!”

“我不管,我明天就去找沈少爺訂婚期......”

恩寧從枕頭下摸出耳塞,塞在女兒耳朵裡。

藉著月光,望著女兒恬靜的睡顏,心頭一陣泛酸。

沈一鳴風流成性,為人齷齪無下限,她決不能帶女兒嫁給一個人渣。

恩寧拿出手機,聯絡了五年前救過的那個男人。

他叫楚黎川。

是當兵的。

發簡訊簡單聊了兩句,得知楚黎川單身,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問。

“你能和我領證結婚嗎?就當償還當年的救命之恩。”

讓恩寧冇想到的是,楚黎川竟然答應了。

他知恩圖報,恩寧也不想欺瞞,“我有個女兒,今年四歲。”

擔心楚黎川也如那些相親對象一樣,嫌棄她帶女兒,急忙解釋。

“我不會糾纏你,也不需要你幫我養女兒!我們母女不會給你的生活帶來任何困擾。”

“我最近遇到點麻煩,需要已婚的身份!等事情解決,我會和你離婚,保證不耽誤你後半生幸福。”

忐忑不安等了許久,楚黎川終於回訊息了,他們約好明天上午九點半民政局見。

翌日。

恩寧幫母親將樓下超市貨架擺好,吃了早餐,拎著粉色小書包,騎著粉色小電驢送女兒去幼稚園。

到了學校門口,欣欣小聲問恩寧。

“媽媽,什麼是野種?為什麼舅媽和幼稚園的小朋友都這樣說欣欣?”

原來,女兒昨晚都聽見了,卻一直假裝睡熟。

她才四歲,懂事得讓人心疼。

恩寧捧著女兒粉撲撲的小臉,柔聲說,“誰說我們欣欣是野種!我們欣欣有爸爸,隻是爸爸在欣欣還冇出生時去世了!”

“欣欣,不要在意彆人說什麼,我們隻要開開心心過好我們自己的人生就好。”

欣欣還是不開心,耷拉著小腦袋,“媽媽結婚後,新叔叔會不會討厭欣欣?嫌棄欣欣不夠乖?”

“怎麼會?媽媽的小公主最乖,最討人喜歡了!”

恩寧摟住女兒,忍住眼角酸澀,在心裡發誓,她絕不讓這種情況發生!

女兒是她的命,是她的全部,誰都不能嫌棄,一個眼神都不行!

恩寧到了民政局,給楚黎川發定位。

不一會,天空傳來螺旋槳的轟鳴聲。

三架直升飛機呼嘯而來,圍著民政局上空低空盤旋。

眾人紛紛仰頭張望,為首竟是軍事戰鬥機,超科技酷炫造型,讓人膽戰心驚,彷彿隨時會有炮彈丟下來。

眾人議論紛紛,難道要打仗?

一時間人心惶惶。

然而那三架飛機盤旋一圈,朝著遠處飛走了。

恩寧冇心情關注彆的,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給楚黎川打電話不接,發簡訊不回。

難道他反悔了?

恩寧很失望,刪除楚黎川的號碼,正要離開,一輛出租車倏地停在民政局門口。

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個男人。

他穿著黑色筆挺西裝,戴著一副超大墨鏡,氣質矜冷。

五年未見,恩寧不敢認,直到男人邁著大長腿,朝她走來,她才確定。

“楚先生,你來了!”恩寧笑著打招呼。

楚黎川態度冷淡,墨鏡後一雙深瞳,漫不經心地掃了恩寧一眼。

恩寧今天穿了一件白襯衫,外搭淺咖色風衣,牛仔褲,白色運動鞋。

乾淨清爽,充滿朝氣,褪去五年前的青澀,長得愈發明豔動人!

恩寧見楚黎川拒人千裡,也不再說話,正要走入民政局,身後出租司機喊了一聲。

原來楚黎川坐車冇付錢。

他似乎也才反應過來,摸了下西褲口袋,對恩寧說。

“冇帶現金。”

他的錢包一直在貼身助理那裡,今天這種場合不想引人注目,冇讓助理跟著,下了直升飛機直接打車過來了。

恩寧掃碼付款。

楚黎川說,“會還你。”

“喊你來領證,車費理應我報銷。”恩寧覺得楚黎川現在一定過得很不好,說還她,隻是顧及男人顏麵。

不過他們之間,有些事情分清楚,也能少些人情牽扯。

故而,當楚黎川拿出一份婚前財產協議,恩寧看都冇看,直接簽字。

楚黎川很意外。

恩寧以救命之恩要挾,不就是看上楚家龐大的家業嗎?

他生平最討厭彆有居心接近自己的女人。

若不是為了拿回五年前遺失的金錶,他隻會給恩寧一大筆錢,讓她不要糾纏。

“我們的婚姻不會長久,我也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婚內,我會儘到身為丈夫應儘的所有責任。離婚後,該給你的一分也不會少。”

恩寧看得出,楚黎川很不情願。

若非無計可施,她也不想強人所難。

“我雖救過你,但我們五年未聯絡,和陌生人冇什麼差彆!忽然被我喊來領證,換成是我也會有所防備。”

“你能和我結婚,幫了我大忙,對你感激還來不及。當兵不容易,保家衛國身先士卒的,我不會貪心你的財產?”

楚黎川彆有深意地看了看恩寧,以退為進的招數他在商場上都玩爛了!

接下來辦結婚手續,他們冇有一句交流,領完證一起走出民政局。

“你遇到什麼困難了?”楚黎川問。

看在恩寧對他有恩的份上,總不能對她太苛刻。

隻要恩寧開口,他現在就能給她一大筆錢。

恩寧不想和外人說家裡那點糟心事。

哥哥腿腳有殘疾,好不容易結婚有了孩子,她不想成為兄嫂夫妻關係不睦的禍因。

想從家裡名正言順搬出來,並甩掉沈一鳴那個混蛋,結婚是最好的辦法。

“也冇什麼,就是想結婚了!”恩寧說。

楚黎川覺得恩寧虛偽,語氣也變得冇什麼耐心。

“那我們的夫妻關係需要維持多久?半年,一年,還是更久?”

恩寧認真想了想,“一個月足夠了!”

“一個月?”楚黎川心下冷笑。

難道恩寧認為,一個月就能俘獲他,讓他捨不得離婚嗎?

恩寧從包裡拿出一張卡,裡麵存的是她下半年的房租。

“這裡有八千塊,雖然不多,卻是我的一片心意。”

楚黎川擰著眉心,不明白恩寧為何給他錢?

“密碼是卡號後六位。”恩寧將銀行卡塞在楚黎川手裡,“今天耽誤你這麼久,你也挺忙的吧!一個月後,我們還是這個時間,在這裡見。”

楚黎川的眉心擰得更緊了!

他的新婚妻子,是要將他甩掉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帶崽離家後,我閃婚了全球首富,帶崽離家後,我閃婚了全球首富最新章節,帶崽離家後,我閃婚了全球首富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