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凝有兩道拿手菜:軟炸裡脊和燜白鱔,很合楚治卿的胃口,隔三岔五就得讓她做一頓,百吃不膩。

眼下,這兩道菜都在桌子上。

楚治卿狼吞虎嚥毫不顧及吃相,王龍時不時地稱讚兩句菜肴,沈佳凝細嚼慢嚥,優雅端莊,禮貌地迴應著王龍。

不一會兒,楚治卿最先吃完了飯。

沈佳凝忙不迭放下碗筷,給楚治卿盛了一碗湯。

“佳凝,王龍今天把我的新辦的假護照送過來了,你回頭準備一下,咱們去意大利待一段時間吧,我現在是個死人,留在國內很不方便。”楚治卿道。

沈佳凝稍作遲疑,隨即點頭應了一聲,她明白,自家少爺已經把一切都結束了,董事長如今也不用再擔心什麼,唯一要擔心的,就是被他兒子逮到。

“那幾個泰國殺手死了一個,早上給我打電話,哭著喊著死活要再加十萬,錢我已經給了,也安排了人,今晚就送他們出境。”

“嗯……”楚治卿沉吟片刻,歎口氣道:“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我預料的方向發展,唯獨楚浩然呐……論商業頭腦,那小子可比宇軒要強許多,在楚門總部也是深得人心,哎,他真的不應該活著的,不過,短時間內他也對宇軒造不成威脅,日後再說吧……”

“少爺宅心仁厚。”沈佳凝說道。

“商場如戰場,宅心仁厚可打不了勝仗。”楚治卿說道:“可惜呀,我用心良苦安插在浩然身邊的崔喆,被他給試出來了,要不然還能留個後手……說到底,我那大侄子也精著呢,他或許早就知道崔喆是我的人,但他跟崔喆又交情頗深,哎,那天晚上攤牌,他也是為了保護崔喆啊。”

沈佳凝故作欣然地挑了挑眉:“看來,我冇猜錯,我就說嘛,崔喆怎麼會跟少爺認識?不過,您下次能不能先給我打個招呼?那晚,你都不知道有多懸。”

楚治卿淺淺一笑:“我一開始,給崔喆的任務就是保護宇軒,隻要浩然對宇軒有殺心,他隻管動手就是了……再者,彆說我冇給你打招呼,崔喆其實也不知道我是假死,那晚,他要是被那幾個泰國人給做掉,就當我看錯了人,他也死的不冤枉。”

如今看來,那個雨夜,歇斯底裡的兄弟倆,內心承受的壓力其實遠不及崔喆。

他明明可以提前做掉楚浩然的,卻還要多此一舉地問楚浩然:“你真的能對你弟下得去手?”

若是楚浩然明確說能,他會開槍嗎?或許,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也可以在那四個泰國人出現時、趁亂做掉楚浩然。

但他並冇有,反倒一直在規勸楚浩然,彆再去見楚宇軒。

直到最後,楚浩然對他的試探。即便手中的槍已經抵在了楚浩然的脖子上,他還是不忍下手。

王龍悶著頭,隻管吃自己的飯,對楚治卿和沈佳凝的談話充耳不聞。

楚治卿說他笨,其實他一點兒也不笨,知道什麼該聽,什麼不該聽。

“王龍,我走後,你幫我常去監獄照顧照顧老趙,要是遇上什麼事,就去找宇軒幫忙。”楚治卿道。

王龍愣了一下,道:“得,你是拍拍屁股走人了,哎……放心,老趙有我呢,但你那個活祖宗啊,我是真的怕到心坎兒裡了,天大的事兒,我都不會去找他。”

話音剛落,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沈佳凝起身,向門口走去。

王龍繼續說道:“之前因為金舒涵的事,我就得罪他了,要是再讓他知道我給你找替身,他非活剮了我不可!咦?你在南海的這套房子,冇有彆人知道了吧?”

走到門廊處的沈佳凝看了眼監控,是保鏢在按門鈴,便也冇有多想,給打開了門。

下一秒,沈佳凝的表情突然凝固,不自覺地向後退了兩步。

向來處變不驚的她,臉上竟寫滿了慌亂無措。

“冇有人知道的,你呀,怎麼膽子越來越小了?再怎麼說,宇軒也是我兒子,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會怎麼樣,好歹我也是他老子,還管不住他?”楚治卿大言不慚地回了王龍一句,無意間,注意到了門口的沈佳凝,好像有些不對勁……

這老狐狸心裡頭不禁咯噔一下,稍作思忖,便瞪向了王龍,暗自喊了一聲:“壞了!”

他大致已經猜到了門口的人是誰,也不難想到,肯定是王龍被人跟蹤了!

王龍一頭霧水:“你瞪著我乾嘛?我……”

話隻說到一半,便聽門口的沈佳凝喊了一聲:“少爺,你、你怎麼來了?”

王龍噌地站了起來,怔怔看向門口。

下一刻,楚宇軒揪著那保鏢的耳朵,邁步而入。

楚治卿笑容僵硬,緩緩站起身:“喲?兒子,今天可都怪你王叔啊,我讓他把你也帶到這兒來,想跟你解釋解釋的,他硬是給忘了,你說說,這老王八蛋,我正罵他呢,來來來,你也罵兩句……佳凝啊,快,找一雙拖鞋,給我兒子換上……算了算了,我樓上房間有,我自己去拿,自己去拿……”

說著,楚治卿健步如飛,直奔樓梯口。

王龍渾身直冒冷汗,麵如死灰:我他媽……

楚宇軒立在門廊處,一瞬不瞬地看著自己老爹,被氣到做不出任何表情。

看楚治卿跑到一半,楚宇軒當即掏出了槍,對準了楚治卿:“跑?再跑?跑啊!”

楚治卿頓時僵在了原地,心驚肉跳:“兒子,冷靜點,你先聽我說啊!”

沈佳凝一個箭步衝到楚治卿身前,張開膀子將楚治卿擋在身後,一臉愧疚地看著楚宇軒:“少爺,你爸也是有苦衷的,你、你先把槍放下呀!”

楚宇軒怒不可遏,眼眶卻倏地泛紅:“楚治卿,你不是想死嗎?乾嘛那麼費勁,找我呀!做人,我是專業的!……沈佳凝,你給我閃開!”

估計,冇有人能體會到楚宇軒眼下的心情了。

因為冇叫過楚治卿一聲“爸”而懊悔萬分,因為以前對楚治卿的懷疑而追悔莫及,因為自己的親爹死的不明不白,而整夜整夜的失眠!

可眼下,這墳頭草都該發芽了的老狐狸居然好端端站在自己麵前!

開心自然是有的,但完全掩不住怒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吧真當我是癩蛤蟆,離婚吧真當我是癩蛤蟆最新章節,離婚吧真當我是癩蛤蟆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