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江源的念頭落下,他立刻感覺到一股精純雄厚的靈力,就像是無根之水一般,瞬間在他的四肢百骸之間噴湧出來。

江源不敢有絲毫拖延,立刻運轉他自身修煉的能量導引術,開始煉化著這股靈力。

隨著江源的不斷煉化,隻見得一道道無比精純的靈力能量,也是如同脫韁的野馬,肆無忌憚的在他的經脈之間流淌著。

“開始吧……”

江源心中思緒流轉間,旋即便是調動經脈內的一道道靈力,彷彿是怒龍咆哮一般,源源不斷的朝著他的丹田呼嘯而去。

轟!

隨著一道道靈力洪流重重的撞擊在丹田上,彷彿是撞在一道無形的屏障上一般,江源體內頓時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一股劇痛席捲而來,令得江源的身體都是微微顫抖起來,疼得他不由得眉頭一皺。

“再來!”

江源頓時咬了咬牙,再度操控著一道道靈力,不斷地朝著丹田發起一**的衝擊。

轟轟轟!

隨著一道道靈力能量,瘋狂似的衝擊著丹田,江源的整個丹田都是劇烈顫抖起來,宛若巨錘敲擊一般的劇痛讓他腹部疼痛無比,臉龐也都是變得猙獰起來。

於是接下來,江源全神貫注的運轉著體內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朝著他的丹田撞擊而去,丹田外的那道無形的屏障劇烈顫動,隨之而來的便是劇烈的疼痛感,使得江源的額頭上都是佈滿著汗水。

隨著時間的悄然流逝,在不知道向丹田發起多少次衝擊後,江源突然驚訝的發現,他丹田外的那道無形的屏障已然是變得愈發脆弱,這一發現頓時讓他的心中欣喜若狂,於是強忍著腹部劇痛,更加賣力的運轉靈力能量撞擊丹田。

砰!

某一刻,隨著一道洶湧的靈力再度狠狠地撞擊在丹田上,江源的耳畔彷彿傳來一道破碎之聲,緊接著他便明顯感覺到,丹田外的那道無形的屏障轟然破碎!

嗡!

隨著屏障破碎之後,頓時一股強勁的吸力驟然爆發開來,於是江源便驚喜的看到,遊蕩在他全身各處經脈之中的靈力,此刻就如同江河之水彙入大海一般,瘋狂的朝著他的丹田之中彙聚而去。

隨著丹田貪婪地吞噬著他體內的靈力能量,江源也是發現他那漆黑無比的丹田,此刻竟然是散發出微弱的淡淡靈光!

很顯然,困擾江源兩年多的遲遲無法開辟出來的靈竅空間,於此刻終被徹底打通!

江源緩緩的睜開眼睛,俊郎的臉龐上有著難以抑製的激動,如今隨著靈竅空間被正式開辟打通,自己也終於如願以償,能夠煉化本命蠱成為一名真正的……

蠱師了!

想到這。

江源心中無比的激動,不過他也是能感覺到,此刻他的體內仍然是殘留著精純無比的雄厚靈力,顯然此次開辟靈竅空間的過程之中,並未將靈力全部消耗。

“也不知道若是將我體內的靈力全部煉化後,我的靈力等級能達到什麼樣的境界?”

想到這,江源便是迫不及待的繼續煉化靈力,於此同時他還不忘運轉五氣朝元功,吐納著遊蕩在天地之間的靈力能量。

隨著江源的呼吸吐納,隻見得周遭的空間中,頓時有著一道道閃爍靈光且溫潤如玉的白色氣流,被從空氣中抽離出來,進而順著他的呼吸不斷鑽入其體內。

於是接下來,江源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修煉之中,隨著他忘我似的煉化靈力能量,他周身的氣息也變得愈發強大起來。

……

第二天。

隨著太陽緩緩的升起,億萬道陽光驅散黑暗,偌大的北陽城也再度變得熱鬨起來。

房間內。

隻見得江源緊閉雙目,宛若老僧入定般靜靜地盤坐在床上,挺拔的身姿一動不動,而在他的身體周圍則是環繞著一道道白色的氣流,這些氣流正隨著他悠長綿延的呼吸,不斷地鑽入他的體內。

唰!

某一刻,江源那緊密的雙目在此刻猛然睜開,一道淡淡的靈光自他明亮深邃的眼眸中一閃而逝,一股驚人的靈力氣息,也是驟然自他的體內轟然席捲開來,周身的無數道氣流也是緩緩地消散。

“呼……”

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感受著丹田中較之前更雄厚的靈力,江源不由得麵露喜悅。

“這便是開竅境五重?”江源緩緩地握緊拳頭,臉龐上也是不由得浮現出欣喜之色。

此刻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流淌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令得他的心中,都是情不自禁生出了一種自信之感。

經過一晚上的修煉後,江源又驚又喜的發現,自己的修為竟然是一舉突破到開竅境五重的境界,而且或許是這兩年多來修煉的緣故,導致他的經脈出乎意料的堅韌,所以即便是他直接突破開竅境五重,但也並未感到任何的不適,甚至就連修為都冇有一絲虛浮之感。

“不過……”

江源摩挲著下巴,臉龐之上流露出沉思之色:“雖說如今我的修為已是突破到開竅境五重,但是以我如今的實力如果麵對那些真正的開竅境五重的蠱師,恐怕也絕對不會有一絲一號的勝算!”

畢竟不管怎麼說,一名蠱師最為重要的手段便是蠱蟲,那些擁有著本命蠱的蠱師,能夠施展各種威力頗為強大的蠱技。

然而此刻的江源,雖說修為已經是達到了開竅境五重,但畢竟還未煉化出屬於他的本命蠱,可以說此刻的他除空有一身修為外,根本冇有任何戰鬥的手段。

“看來下一步的目標,便是要煉化一隻屬於我的本命蠱!”想到這江源輕輕一笑,因為蠱蟲的事情他根本就無需擔心。

要知道。

他們家的強盛集團,是整個北陽城實力最強的勢力之一,他的父親更是一位蠱王級彆的強者,他們家收藏的各種蠱蟲自然是不少,所以他根本不擔心這個。

想到這。

江源便立刻起身下床,打開房門向樓下走去,而當他來到裝潢精緻典雅的大廳時。

便看到在那客廳之內,除了熟悉的穆老之外,在那沙發上也是坐著一箇中年男子,隻見那中年男子身姿挺拔如鬆一般。

相貌也是頗為的俊逸,其鼻梁上的一副眼鏡,更是讓他有一種文質彬彬的溫和感。

而此人便是江源的那位父親。

江太玄!

“老爹。”

江源在餐桌上坐下後,笑眯眯的衝著江太玄打了一聲招呼,隨後也是毫不客氣的拿起一個包子,便是大口的朵頤起來。

“臭小子起得這麼晚,昨天是不是又熬夜通宵打遊戲了?”望著江源臉龐上的無精打采的神色,江太玄不由得笑罵道。

“你說什麼呢老爹?”江源將口中的食物嚥進肚子裡之後,不由得撇了撇嘴哼哼道:

“你也不看看我像是那種會自甘墮落的人嗎?我昨天晚上可是整整修煉一晚上!”

“嘁!”

江太玄聞言哼道:“你小子說謊也不打草稿,你的靈竅空間如今遲遲還未能開辟,即便你再如何的去修煉那也是無用。”

然而這話剛一說完,他便彷彿是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一般,連忙有些尷尬的乾咳道:

“吃飯吃飯。”

“對了老爹。”正在大口啃著包子的江源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抬起頭來笑眯眯道:

“我跟你說個事唄。”

“什麼事?”江太玄問道。

“咱們家有不錯的蠱蟲嗎?”

“蠱蟲?”

聽到這,江太玄的臉上頓時浮現出疑惑之色:“你問這乾什麼?你的靈竅空間如今呈現為封閉狀態,即便我這裡真的有一些不錯的蠱蟲,你也根本就用不到。”

說罷。

他便端起一杯熱茶喝了起來。

江源的靈竅空間,在這兩年多的時間內遲遲無法開辟,為此他曾尋找過諸多方法,但都無法解決江源靈竅空間的問題。

但不能開辟靈竅,自然而然便無法煉化蠱蟲,所以他纔有些疑惑江源為何問這個?

“咳咳咳。”

聽到江太玄的這番話,隻見得江源乾咳幾聲,隨後就見他的神色無比鄭重的說道:

“我宣佈一個事,經過我昨天晚上不懈努力的修煉,我的靈竅空間已經被打通了。”

“噗!”

他的話音落下的瞬間,端坐在對麵的江太玄,直接就是一口茶水從口中噴射出來,他顧不上擦拭身上的茶水便瞪大眼睛的看著江源,一臉震驚表情的說道:

“你……”

“你剛纔說什麼!?”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全民養蠱:我能看到隱藏提示,全民養蠱:我能看到隱藏提示最新章節,全民養蠱:我能看到隱藏提示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