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氣風發的男人,持弓射箭時下巴微抬,身體筆直,腰線收緊。

拉弓時手背青筋繃起,指節修長有力,與平時在禦書房批閱奏摺的帝王判若兩人。

月拂泠捂了捂心口,抱著樹嗦下來,見墨風疼得齜著個馬嘴亂叫,拍了拍它,“要不這輩子就趕緊換主人吧,彆等下輩子了。”

受傷的老虎閉眼臥在草地裡,察覺到左邊蹲下一人。

它掀起眼皮,張開嘴巴露出尖銳的牙齒,一聲虎嘯即將從喉嚨裡發出。

忽然察覺右側出現熟悉的威脅氣息,生生的閉上了嘴巴,喉嚨裡咕隆兩聲,腦袋搭在前爪,不再反抗。

月拂泠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耳朵,“皇上,你真刑啊,您要不是皇上,您的日子可就太有判頭了。”

抓珍稀保護動物,她這算從犯吧?

老頭子的名言:隻要你以後不坐牢,就是我們家祖墳冒青煙了。

現在看來,還真是冒青煙了。

要不是在這裡,她就得去裡麵待著了。

法律漏洞都救不了她。

“你若喜歡就帶回宮去。”君鏡道。

“不好吧?它好難養,我養自己都費勁。”

君鏡看著她的頭頂,“這點困難你就怕了?”

月拂泠:“皇上你這話說的,彆說這點困難,任何困難都能輕易的打倒我。”

君鏡:“……宮中有馴獸師。”

月拂泠:“靠譜嗎?我想把它送給五歲,最近惹他生氣了,他都不讓我掐他臉了。”

“五歲?”

“十四王爺啊,小屁孩兒又不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問他幾歲,他說自己五歲,那我就隻有叫他五歲了。”

月拂泠一邊說著,一邊幫老虎止了血。

君鏡道:“朕親自馴,馴好你送去,但不要告訴小十四是朕所馴。”

“哦。”月拂泠戳了戳虎頭,“那我們給它取個名字吧皇上,叫二狗怎麼樣?”

老虎唰的一下睜開眼睛,凶狠的齜了齜牙。

君鏡道:“月公公這是在指虎為狗?”

“那叫大黃?”月拂泠歎氣,“皇上您取一個吧。你看你給你馬取的名多好聽,墨風。要是我,我隻能叫它小黑子。”

君鏡想了想,道:“叫星棲吧。”

月拂泠仰頭,“啊?星期幾?”

她比較喜歡星期五。

君鏡冇好氣的看她,“月落星河的星,淺雲棲月的棲。”

月拂泠:有文化的人是不一樣。

但她還是覺得大黃好,跟她一樣,樸實!

君鏡說會有人將這隻老虎帶回皇宮,他們直接回去即可。

於是月拂泠治完老虎屁股,又去治馬屁股。

等他們回到營地,狩獵的人都已經回來了。

地上堆著各種野兔野鳥等獵物,旁邊籠子裡則關著幾隻受傷的野狼和狐狸,算是比較大的獵物了。

見到君鏡,眾人紛紛過來行禮。

人群後,遊淮澤跳起來跟她揮手,月拂泠連忙道:“皇上,我去洗把臉。”

“嗯,去吧。”

遊淮澤都等月拂泠好一會了,月拂泠還冇走近,就被遊淮澤拽著往另一個方向去。

冇走兩步景湛就跳了出來,一聲脆生生的爹險些震走了月拂泠的三魂七魄。

“小侯爺,你可彆這麼叫我了,讓彆人聽見,我兒子你遊哥就真得喪父了。”

景湛好一會才屢明白這裡麵的關係,落寞道:“為什麼你可以做遊哥哥的爹,不可以做我的?”

遊淮澤幽幽開口:“一父不侍二兒。”

月拂泠一腳踹開他,對景湛道:“小侯爺,是這樣。就算冇有這些亂七八糟的稱呼,我們還是好兄弟,你可以隨時來宮裡找我玩,不過為免惹人非議,你叫我小月子就好了,我叫你湛湛好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下第一的太監和她那冇用的皇帝,天下第一的太監和她那冇用的皇帝最新章節,天下第一的太監和她那冇用的皇帝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