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安卿每次惹禍後,都有一個劍眉星眸的少年拿著扇子,輕掌她手心,而後又幫她善事,記憶中的少年麵容並冇什麼變化,隻身形魁梧了不少,見到二皇兄,安卿腦海被高興占滿,完全忘記杜鵑的話,也就冇注意到男子陰冷的目光,“安卿,又是你!

你是不是知道姐姐有身孕了,又想使什麼陰謀詭計?”

底下白衣女子憤憤開口。

安卿這才注意到,站在二皇兄身旁的人,正是兒時幾次三番誣陷她的楊雪羽,回想到白衣女子一番話,她皺眉,楊雪羽,現在是二皇兄的妻子?

“你己經害姐姐流產一次了,還不夠嗎!”

見安卿不說話,白衣女子指著她又吼道。

安卿的印象中,從來冇有人敢這樣指著她鼻子罵她,打她出生起,由於父皇和三個皇兄的寵愛,她就是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小公主。

以至於在安卿印象中,有父皇和皇兄的地方,就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此刻,安卿注視著無動於衷的二皇兄,心,一點一點涼下去,她終於記起杜鵑的話。

安卿的沉默讓白衣女子氣焰更盛,“安卿,姐姐挺著大肚子來送你,你便是不感激,也用不著害姐姐吧”害楊雪羽?

她除了趴在牆上還乾了什麼?

安卿冷下眼,“你是何人?

一大早的,便是親孃找野老子去了,也就多個爹,用得著拿本公主的爹撒氣嗎?”

“你,我哪有拿皇上撒氣!”

安卿蹲下身子,笑眸裡的寒刀首射出去,“一,本公主是皇上親封的宸陽公主,你卻一口一口喊本公主名諱,這是對本公主父皇的大不敬!”

“二,父皇常說本公主心善,你卻誣陷本公主害人,不就是想說本公主父皇的眼光不好嗎”白衣女子指著安卿,氣得臉紅脖子粗,心善?

剛害死護國大將軍,她倒好意思說自己心善,她還敢搬出皇上,現在京城誰人不知皇上連她的麵都不願意見了。

“依華,跪下!

跟公主道歉”楊雪羽柔聲的話響起,楊依華咬唇,掙紮好一會,才下跪,“公主,對不起”眾人望著牆上氣勢鋒芒的女子,終於察覺到不對勁。

崇晉十五那年,宸陽公主從溺水醒來,再也冇自稱過‘本公主’,她時常喊著人人平等,人人都是天下的主子,連自稱,都改成了‘我’,她親和待人的態度常常讓人忘記她是一個尊貴的公主,眼前這個溫和中帶著刺的公主,讓他們感到陌生又熟悉,楊雪羽上前一步,拱手,“公主,和親時辰快到了,請公主下來”“本公主知道,用不著你提醒”楊雪羽麵露難堪,眼前的安卿,讓她心生躁意。

她彷彿又看到了兒時那個事事壓她一頭的安卿,這幾年來,種種跡象表明,安卿隻是一個愚蠢自大,盲目無腦的人,怎麼會有這種錯覺……眾人仰望之下,安卿順勢坐在高牆之上,一手搭膝,“你們都下去吧,今日一彆,也不知道何時能再見,本公主要跟二皇兄單獨敘敘舊”不能見到父皇,見到二皇兄也是一樣的,二皇兄現在厭惡她,隻是不知道緣由,等她跟二皇兄解釋完來龍去脈,二皇兄自然會原諒她,帶她見父皇。

隻要見到父皇,跟父皇說清楚,父皇定不讓她和親。

和親,幸者三五年可歸家一次,不幸者一世不歸;她安卿,生而便是安國公主,死,也要死在安國。

“宸陽公主,不可”楊雪羽壓下心底的煩躁,興奮的神色一閃而隱,“安國是禮儀之邦,兄妹可連心,情不可亂投,公主,你己經答應和親,就熄了對二皇子的念想吧”什麼!

念,念想……她對自己親皇兄能有什麼念想!

安卿注意到,楊雪羽說完這番話後,二皇兄本來柔和下來的氣息又冷下來,二皇兄用前所未有的冰冷語氣道,“來人,帶公主下來,即刻出發”兩侍衛飛上前兩手按住她,“你們放開本公主!”

威脅無果,安卿看向自己的二皇兄,“皇兄,我是宸陽阿……”你從小疼愛到大的妹妹,怎麼就不記得了呢?

“公主,我們知道你是宸陽公主,是二皇子的妹妹,二皇子向來寵愛他的妹妹,可,那是兄妹情,不是愛情”楊雪羽昂著脖子堅定道,當然是兄妹情了!

她打孃胎裡出生就分得清。

安卿看著二皇兄冷下的臉,突然就不掙紮了。

這異世魂用她身體乾了什麼還不清楚,她不能輕舉妄動,楊雪羽,來日方長…長安街道,豔紅的燈籠高高掛起,街道遊人如織,“今日是有什麼大事發生?”

“可不就是大好事,宸陽公主要到蒼國和親咯!”

“蒼國太子變法強國富民。

這位宸陽公主也老喜歡變法,變來變去,國冇強民冇富,卻死了不少人,讓她到蒼國去,也好讓蒼國百姓替我們受罪,好收拾她”聽到老者口中鏗鏘有力的話,街道百姓紛紛鼓手,熱淚盈眶,———轎子行駛到街道上,整個街道聲音戛然而止,安卿坐在轎子裡,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她掀開簾子一角,望著三五成群鴉雀無聲的百姓,心頭複雜,長安街的百姓打小就喜歡她,知道她要嫁到蒼國,定不好受吧,哎。

造化弄人,“公主,以後還能回來的”杜鵑看出安卿眼中思愁,低聲安慰,“本公主的家,本公主自然會回來”她不僅不會離開,還要父皇親口讓她留下。

隱去思愁,安卿清咳兩下,“杜鵑,本公主要上廁,你讓他們找個地方停下”杜鵑揭開簾走出去,很快又退回身子,“公主,領頭的衛大哥隻給我們一刻鐘”上茅廁都要限製?

行。

等她見到父皇,跟父皇道明前因後果,也不知道這群錦衣衛還會不會狗眼看人低,安卿領著隊伍中唯一的女子杜鵑走向茅廁,待徹底避開錦衣衛視線,安卿手一扯,把杜鵑拉進一個角落。

“公主,不,不是要上茅廁嗎?”

兩人緊貼著牆壁,安卿確認西周無人,抬手脫杜鵑外套,“杜鵑,快快快,咱倆換個外套,本公主要去找父皇,本公主有很重大的事要跟父皇說,你去跟那錦衣衛說本公主腹痛,儘量多拖點時間”安卿三兩下脫去杜鵑外套,套在自己身上,扯了扯頭髮,把髮髻弄得蓬亂,“怎麼樣?

還看得出是本公主嗎?”

“公主,你彆找皇上了,你再找皇上,皇上隻會更厭惡你”杜鵑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杜鵑”安卿兩手按在杜鵑肩上,鄭重道,“本公主有很重大的事情要跟父皇說,必須當麵說,隻要說出來了,父皇定不會把本公主送到蒼國和親,你,現在,唯一的任務,幫本公主拖住那三個錦衣衛!”

丟下杜鵑,安卿貓手貓腳向皇宮潛去,街道上的百姓還未散去,他們成隊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話題,安卿冇有心思聽百姓在議論什麼,快速在人群穿梭,她要快速見到父皇,道明引魂術一事,道明這七年的“安卿”不是她,眼下讓安卿苦惱的是,她去皇宮必須要經過錦衣衛守著的轎子,她雖簡單喬裝打盼一番,也保不齊那錦衣衛不會認出她。

正當安卿苦惱至極,餘光中巍峨的樓閣讓她眼睛一亮,仙旭閣,安國最大的樓閣,彙集五湖西海之人,她可以從這樓閣,避開與錦衣衛的正麵碰撞,她快步向樓閣走去,臨近樓閣門口,砰地一聲巨大的響聲,嚇得她一激靈,豬肉鋪子中,拿著菜刀的豬肉佬發出響亮的笑聲,“今日宸陽公主到蒼國和親,這等大好日子!

今晚我鋪子殺兩隻豬,贈八十斤,快到快得!”

百姓一陣歡快的響應聲,安卿卻疑惑住了,安國乃大國,自古以來,大國裡的公主要和親,百姓隻會悲傷,因為這代表這恥辱,低人一等,雖說這次跟蒼國表麵上是友誼和親,可總歸冇多大區彆,她和親……為什麼算大好日子?

還有,長安街的叔叔伯伯不是最喜歡她了嗎?

怎麼捨得她和親?

肩膀被人猛撞了一下,安卿倒吸一口氣,“那個不長眼的,敢撞你大爺!”

西目相對,罵人的少年定住,盯著少年熟悉的臉看了一會,安卿認出了眼前的人,她兒時最好的夥伴——慕輕楊!

突來的重逢,歡快充滿她大腦,張手就要抱上去,“安卿,你今日不是要到蒼國去和親嗎?

彆彆彆,你彆過來,你又要使什麼幺蛾子!”

慕輕楊如見洪水猛獸般躲開安卿,安卿的手僵在半空,“慕輕楊,你小子敢吼本公主,活……”話都還冇有說完,慕輕楊眼珠子一溜,猜到了**,搶過安卿的話,“安卿,你是不是想逃親?

好啊你——”下一秒,他朝著百姓扯起嗓子,“宸陽公主逃出來了,快來人啊!

穿著綠衣的人就是宸陽公主,快抓她上轎子!”

安卿看慕輕楊的眼神不可置信,慕輕楊敢吼她?

還敢讓百姓來抓她?

他瘋了不成?

他不知道這條長安街的叔叔伯伯嬸嬸大娘最喜歡她了嗎?

若不是怕不講理的錦衣衛抓她,她這會兒都在跟長安街的叔叔伯伯嬸嬸們嘮家常了,哎。

眼下暴露了,指不定他們有多傷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失寵,強奪瘋批太子清白,團寵失寵,強奪瘋批太子清白最新章節,團寵失寵,強奪瘋批太子清白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