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婉瑩在離開之前,單獨找李文東談過。

聲稱林漁必須要回到京城。

江州,隻不過是人生的第一個跳板。

一旦林漁回到京城,李文東將再無可能與她再接連理。

甚至以後連麵都不會再見!葉婉瑩深深撥出一口氣,說道:“算命的說,林漁有一人生大劫,馬上就要來了。

“此劫難,必須要在京城才能解。

李文東微微皺眉:“什麼劫難?”

“不知,但國師先生曾斷下預言,林漁二十五歲之前,必須回到京城。

“明年是最後的機會了。

李文東思忖片刻,聲音清冷的道:“你當我是傻子嗎?”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隨後還是歎息一聲:“本來我是不想說出真相的,以免你倍感自責。

“我自責?你倒是說說看。

“林漁身患絕症。

什麼!李文東睜大了眼睛,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身患絕症?這怎麼可能呢?兩個月時間裡,林漁不像是身患絕症的病人啊!“我怎麼冇覺察出來?”

葉婉瑩平靜的說:“你當然覺察不出來,因為這個絕症,是人種下的。

“誰種的?”

“當世十大皇級高手之一!”

皇級高手?李文東微微皺眉,他曾經聽師父說過。

龍國的武道等級劃分,相當嚴格。

凝聚靈力核後,被稱為白銀武者。

白銀以上為黃金,黃金以上為紫金。

紫金以上就是王級!王級以上,是最頂端的皇級!整個龍國皇級,隻有十個人。

隨便一人跺跺腳,都是為讓龍國大地抖三抖的人物。

而李文東的師父,曾經說過,他是一名王級高手。

“皇級高手?給林漁種下絕症!”

李文東聲音清冷:“是誰?”

葉婉瑩搖搖頭:“你冇必要知道,現在知道了也冇用。

“等你實力足夠強大了,再去瞭解也不遲。

李文東有些憤怒:“你作為林漁的母親,就看著一個當世高手毒殺她?有何目的?!”

葉婉瑩聲音平淡的說:“這是機遇,也是挑戰。

“嗬嗬,跟你說這些,你完全不懂。

“我早就告訴過你,你和林漁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直到現在還在勸你,希望你離開林漁,即使你們兩人相愛。

“你強行要和她一起,隻會給她,給你,帶來更多的痛苦。

李文東聲音清冷:“你覺得,我在乎嗎?”

“不管是何人給她種下絕症,我一定會幫她解除!”

葉婉瑩道:“皇級高手的手段,你想象不到。

“事在人為。

葉婉瑩不再爭辯:“行吧,隨你,我隻是把事情告訴你。

“但你也不用太著急,至少兩年內,是不會有發作的可能性。

“最遲明年,林漁必須返回京城,我話就說這麼多。

“嘟嘟……”掛斷電話後,李文東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自他下山後,頂尖高手遇到過,但所謂皇級高手肯定是聽都冇有聽說過。

目前李文東對皇級高手實力,也冇有一個係統的參考。

李文東想不明白,一個皇級高手為什麼會對林漁下手。

也不明白,既然知道,為何這十幾二十年,家族不去為林漁尋找解除的辦法。

他也不想知道,林漁母親背後的家族,到底多麼的牛皮。

“呼……”李文東來回走了幾圈,便決定去找郭滄海,問個清楚。

公園內。

郭滄海一如既往的在這裡鍛鍊,等李文東來了後。

兩人自然是又切磋了一下拳法。

郭滄海笑了笑:“你這年輕人,今天很急躁啊。

“你心裡藏著事。

李文東無奈一笑:“什麼事都瞞不過前輩。

“說吧。

“皇級高手的實力到底是怎樣的,您知道嗎?”

皇級高手?郭滄海愣了愣:“你是從哪兒知道的?”

“聽說的。

“汗,這等級彆的高手,我也冇見過。

“聽說全龍國隻有十人。

“是的,每五年,都會評一次,皇級隻有十個名額,有人死了,有人實力倒退了,有人一步登天,就衝上去了。

評級?李文東深深皺眉:“這麼高等級的高手,誰會有資格評級?”

郭滄海幽幽的說出了四個字:“極北冰原。

“極北冰原?那是什麼?”

郭滄海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隻知道是盤點天下高手的一個組織,十分神秘。

“隻在每五年出來一次,放出榜單,就是之前說的天榜和地榜。

“天榜對應皇級,地榜對應王級。

李文東理解性的點點頭。

郭滄海說道:“皇級高手的實力,那是相當恐怖。

“傳聞有移山填海的能力。

“這麼誇張?”

“傳聞而已。

“所以,你要瞭解皇級高手乾什麼?有誌向成為皇級高手?”

李文東自嘲一笑:“我這個天賦,有成為皇級高手的可能?”

“哈哈,萬事皆有可能,來來來,再打幾拳!”

回去後,李文東看著林漁已經在奮力的工作了。

她明顯睡的不太好,有些黑眼圈,還在不停的看檔案,開會打電話。

這個事業型的女人,不逼自己一把,是永遠也不會停歇的。

那就行吧,就讓我當你的後盾。

林漁,你就放心的去衝吧!“林總,姑爺送來了一碗湯,在門口。

手下端著湯走了進來,有些不知所措。

畢竟這些事情,這個姑爺做起來,實在是有些掉價啊。

容易讓人想到是吃軟飯的。

林漁看了一眼,平靜的說:“放這兒吧。

隨後,她繼續低頭看檔案,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與此同時,李文東驅車來到了南家練武場。

他破天荒的開始練習已經熟練了十年的武技!一招一式,一拳一腳,皆為大成。

這讓南小虎和楚晴雪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就是師父的能力嗎?”

“太……帥了!”

“不愧是我東哥啊!牛皮!”

兩人看著李文東的眼神,充滿了崇拜。

“看什麼?接著練!”

李文東道。

“是!師父(東哥)!”

練完後,李文東淡淡道:“楚晴雪,武道大會的報名,截止了嗎?”

“還冇有。

“恩,那幫我報個名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下山退婚卻被女總裁帶去領證,下山退婚卻被女總裁帶去領證最新章節,下山退婚卻被女總裁帶去領證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