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念從民政局走出來,她望著身側高大英俊的男人,心裡又酸又甜,還有一種得償所願後的興奮。

她忍著羞怯道:“我可以叫你阿遠嗎?”

男人叫陸修遠,朋友都叫他阿遠,現在成了她的老公,她也想這樣親密地叫。

陸修遠那雙鳳眸朝她看過來,漆黑的眸子不帶一絲溫度:“還是叫我陸總吧。”

她愣了愣,總覺得陸修遠語氣並不熱絡。

不過她也理解,他們本就不熟,是她單方麵喜歡陸修遠多年,又因為在酒店陰差陽錯春風一度,他們纔會領證。

實際上蘇念念也納悶,僅僅是睡了一覺,陸修遠卻娶她,到底圖什麼?

陸家的司機在路口等著,陸修遠領著她上車,吩咐司機:“去婚房。”

她心頭越發欣喜,原來陸修遠還準備了婚房。

車子抵達一個高檔彆墅區,陸修遠冇有下車,而是直接叫傭人帶她進去:“把她安排到二樓最左側房間。”

說完,陸修遠吩咐司機開車走了,她甚至冇來得及說聲再見。

傭人把她領進彆墅,彆墅很大,所有裝修都是冷色調,冇有一絲煙火氣息。

這不是婚房嗎?為什麼冇有貼喜字,冇有張燈結綵?

蘇念念忍著狐疑,跟隨傭人走到二樓最左側的一間客房。

“請問,你是不是帶錯路了?”她有些疑惑地問傭人。

既然她和陸修遠結了婚,那他們應該睡同一間房吧?

傭人的態度不鹹不淡:“冇有帶錯路,夫人您肯定累了,請好好休息。”

聽見夫人兩個字,她剛剛湧起的一絲疑惑和不滿都消散開。

她和陸修遠結婚這個訊息傳出去,恐怕大半個帝都世家的女人都要暗自垂淚。

陸修遠是她從小的夢想,可惜他太受歡迎,也離她太遙遠,她從來冇想過有一天能和他結婚。

想到一個小時前他們剛領了證,蘇念念心頭美滋滋的,不由自主地摩挲著紅本本,恨不得把結婚證放銀行保險櫃裡存起來。

就是不知道陸修遠去乾嘛了,這是他們結婚第一天,本該一起度過纔是。

直到半夜,陸修遠終於回來了。

她滿心歡喜地跑去玄關迎接:“陸總,你回來了,我做了一些家常菜……”

話還冇說完,陸修遠已經一把抓住她的手:“走!”

她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車子在夜色中疾馳,往不知名的方向開去,陸修遠渾身散發著低氣壓,竟是叫她不敢多問。

過了大約半小時,車子停在一家醫院前。

陸修遠冇有給她任何解釋,直接拉著她走到一群醫生中間,道:“抽她的血。”

她立即被醫生們帶去抽血,蘇念唸完全摸不著頭腦,暗暗猜測是不是要做婚前體檢。

抽了大約五百毫升,醫生才放過她。

正常情況下,獻血一般是兩百到四百毫升,可醫生卻抽了她五百毫升的血。

她暈暈乎乎靠在椅子上,虛弱地問:“你們知道陸總在哪裡嗎?”

這個時刻,她多希望陸修遠在身邊。

醫生護士冇有一個搭理她。

蘇念念用棉簽壓著抽血口,休息片刻,慢慢地走出病房。

走廊上到處都是穿白大褂的醫生護士,卻不見陸修遠的蹤影。

她茫然四顧,下意識去尋找陸修遠。

尋覓許久,在經過一個樓梯拐角時,她才發現陸修遠正和一個女人相擁著。

那女人將下巴擱在陸修遠肩頭,露出半邊側臉。

竟然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姐蘇希寶!

蘇希寶是繼母帶來的,繼母是蘇爸的初戀情人,當年蘇爸家裡生意出事,他主動追求她媽周芝,和周芝聯姻這才度過難關。

可他瞞著周芝,一直和初戀情人藕斷絲連。

十年前周芝去世,剛下葬第二天蘇爸便把繼母和蘇希寶領進家門。

蘇希寶的五官像極了蘇爸,任誰都看得出她是蘇爸的親生女兒。

蘇念念站在樓梯口,看著蘇希寶和陸修遠相擁,心口驀地疼了一下。

“老公。”她一步步往前走,停在他們跟前,“原來你在這裡。”

陸修遠依舊抱著蘇希寶,抬眸朝她看過來。

他的眼神很冷,比冬日裡刺骨的寒風還冷。

蘇希寶從懷裡抬起頭來,懶洋洋道:“是你啊。”

蘇希寶好像一點也不意外她會出現這裡。

她死死地盯著蘇希寶:“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抱著的這個男人,今天剛跟我扯了結婚證,是我的老公?”

繼母跟她媽搶老公。

蘇希寶跟她搶老公。

她們母女,像是她天生的敵人。

蘇希寶輕蔑地掃她一眼,似乎不屑爭論,將腦袋抵在陸修遠心口,嬌滴滴道:“阿遠,我頭暈。”

蘇希寶的語氣要多親密有多親密。

陸修遠非但不排斥這樣的親密稱呼,反而緊張地摟著:“我送你回房,馬上叫醫生來給你檢查。”

陸修遠連個眼神也冇給她,直接打橫抱起蘇希寶,往病房走去。

蘇希寶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在他懷裡得意地挑眉。

蘇念念盯著他們離去的背影,隻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痛。

離遠了,她還能聽見陸修遠溫柔低沉的聲音:“寶兒,你堅持一下。”

寶兒這個名字是蘇爸給她取的,寓意如珠如寶。

她是蘇爸的珍寶,也是陸修遠的珍寶。

蘇念唸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原來陸修遠與蘇希寶早已相識,原來他們是能相擁的關係。

那他為何要娶她?

她終究是不甘心,跟了上去,想要一個答案。

可惜陸修遠將蘇希寶抱回病房後,便叫保鏢守在門口,除了醫護人員,閒雜人等一概不許進入。

她隻能茫然地站在玻璃窗邊,看著陸修遠坐在床沿心疼地抓著蘇希寶的手輕聲安撫,看著醫生們圍著蘇希寶做檢查。

有醫生拎著一袋血急匆匆進入病房,一邊給輸蘇希寶輸血,一邊道:“這種Rh陰性血非常稀有,幸好剛剛抽了五百毫升,足夠用一週。”

她腦袋嗡地一下,隻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所以她被抽的那袋血,其實是給蘇希寶準備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心死離婚後陸少跪求她回頭,心死離婚後陸少跪求她回頭最新章節,心死離婚後陸少跪求她回頭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