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麗城,悶熱得讓人煩躁,熱浪像是要將人烤焦。

書房門口的葉輕離,卻像是被凍住了,全身冰涼。

她白皙的手掌顫抖的捂住高高隆起的小腹,呼吸控製不住的急促。

裡麵的對話還在繼續。

“我也冇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她的病情會惡化!”

男人重重的吸了兩口煙,“還需要抽幾次?”

“大概三次,但.....光靠抽葉輕離的血給她已經冇用了,隻能儘快進行骨髓移植!”

身為醫生,楚離也不忍心,但還是得逼裴靳墨做選擇。

“但,如果手術,你們的孩子肯定保不住。”

“就算勉強保住,也會因為藥物的關係成為畸形兒或者智障,葉輕離也會有生命危險,你想好。”

空氣,靜默。

葉輕離透過門縫,緊張地看著麵容冷峻的男人。

隻見男人將手裡的菸蒂摁進菸灰缸裡,眉宇間是她從未見過的薄涼,猶豫半瞬,“孩子處理掉。”

冷漠的聲線,他說道:“儘快安排手術。”

聞言……葉輕離瞳孔緊縮,身子難以自控地劇烈顫抖。

裡麵又說了什麼,她聽不到了。

緩過一口氣,她轉身逃回房間,‘嘭’一聲將門鎖上。

她衝進洗手間,一把撕了身上的睡衣,艱難的,從反麵看向鏡子。

原本應該白皙光滑的背脊上,滿是密密麻麻的針孔,還有針孔四周刺眼的青斑,那是拔針之後按壓不到位造成的!

“唔…...”

她驚恐的捂住唇,顫抖抽泣。

懷孕以來,她從來冇有自己洗過澡,都是他親力親為,她也從冇想過,去看她的後背!

腦海裡閃過他這段時間的反常,淚水……更是洶湧。

原來,那些讓她感動的溫柔,都是假的!

怪不得這段時間她總感覺很疲憊,晚上睡的也總是很沉。

原來是因為她每晚入睡後,都有人來抽她的血!

原來,他娶她,根本不是因為愛!

而是為了要她的血,再要她的命!

葉輕離死死捂住自己已經九個月的肚子。

這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

她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的孩子!

……

傍晚,餐桌邊。

男人的臉上,一如既往的淡漠,卻冇了在書房裡的冷厲。

他親手給她盛了一碗湯。

“你身子弱,喝了它。”

嫁給裴靳墨這麼久,他對她,從來都是命令,而她似乎早就習慣了服從。

但這一次,葉輕離拿著筷子的手頓住了。

她看向結婚兩年的男人,兩年了……此刻他的溫柔對她來說就如淬了毒。

心口,起伏!

他說,孩子要處理掉。

葉輕離猛地起身。

啪!

湯碗摔在地上,如他們的婚姻,四分五裂!

溫熱的湯汁濺起,弄臟了男人的褲腿!

裴靳墨眸光微頓,下一秒,眼底泛起冷意,卻很快被他壓製了下去。

耐著性子安撫性的摸了摸她的額頭:“哪裡不舒服,要不要讓楚寒過來一趟?”

“來抽我的血嗎?”

話落,空氣瞬間靜謐。

葉輕離死死地咬住唇,眼睛裡蓄滿了淚水,卻發狠地看著裴靳墨。

她在等,等他給她一個解釋!

然而,下一秒,她的衣襟一緊,男人給她的,是最冰冷無情的粗暴。

她被拽到他的麵前。

耳邊的溫潤不在,剩下的是男人滿含危險的語氣:“知道了?”

脖頸上的力道緊了緊。

“那你就該清楚,你隻能配合。”

是啊,她在他麵前,從來就冇有選擇的機會!

裴家,豪門中的豪門,商業資產龐大,富可敵國!

裴靳墨,裴氏商業帝國的掌權人!

他想要做的事,從來冇人敢阻攔,也冇人能阻攔。

葉輕離空洞的眼睛,對上男人瞬間薄涼的眸色,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珍珠。

呼吸窒息,看著男人棱角分明的輪廓,入目所見,皆是冰冷。

她被脖子攥在他的掌心,明明不缺氧,她卻覺得呼吸都是痛的。

裴靳墨見她臉色發白,蹙眉,一把鬆開她,陰沉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想想要什麼補償,我會儘可能滿足你。”

脖領被鬆開,他抽身離去,再不看脫力地倚著牆壁緩緩下滑的她。

補償?

葉輕離閉上眼,掩蓋其中悲涼。

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利用?

她唇瓣麻木顫抖:“告訴我,她是誰。”

那個讓他拋妻棄子的人……是誰!

到底是什麼人,能在他心裡占據著如此重要的位置!

男人停住腳步,擰眉,像是冇想到她隻是想要一個答案。

他卻冇回答。

“手術定在三天後,你想好自己要什麼。”

丟下話,裴靳墨頭也不回的離開。

他能給她的,都會給。

給不了的,她冇必要再費心思。

門被碰上的那一刻,葉輕離睜開空洞的雙眼,絕望又悲涼的癱軟在冷冰冰的地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輕離裴靳南什麼時候在一起,葉輕離裴靳南什麼時候在一起最新章節,葉輕離裴靳南什麼時候在一起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