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輕離收拾好自己貴重的東西,走到門口的時候,最後回頭看了眼這個自己住了兩年的房間。

溫馨,乾淨,擺滿了他讓人送過來的東西。

奢侈無比。

也諷刺無比。

桂嫂看到她身體笨重,艱難的拎著箱子下樓。

那搖搖欲墜的樣子,讓人的心都緊了緊,“二少夫人,大晚上的您這是乾什麼,快給我吧!”

“您都懷孕九個月了,身子重經不得累!二少爺最看重您的肚子了!”

葉輕離看了眼空蕩蕩的樓下,眼底湧起一抹嘲諷。

他看重到,想親手殺了她的孩子。

她忍不住眼底泛起淚,卻強壓了下去。

嗓音乾啞地道:“桂嫂,幫我帶句話給他!就說……”

葉輕離頓下語氣,心口麻木的厲害,“離婚協議我已經擬好發到他郵箱了,還有,我是不會去做什麼手術的。”

說完,不再管背後桂嫂說什麼勸阻的話,拎著箱子出門,每一步都好似踏在泥濘裡那般沉重。

原本悶熱無比的天氣,此刻已經是狂風暴雨。

葉輕離站在彆墅門口,雨打了她一身,冷的刺骨。

看了一眼天空,她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雨幕中。

……

‘嘎吱!茲~刷……’

急刹車的聲音響起,水窪裡的水被車輪壓的濺了葉輕離一聲。

車上下來了個男人,恭敬的來到她的身邊,“二少夫人。”

是祁洛,那個男人身邊的特助之一。

葉輕離就好似冇看到他一般,空洞的從祁洛身邊走過。

祁洛攔住她。

“先生讓我帶您去醫院。”

話落。

手裡的行李箱就被祁洛一把拎過去,他恭敬的為她拉開車門。

低調的黑色邁巴赫,裴靳墨自己的車,她知道價值,幾千萬。

多少女人都想坐上去,可這一刻,葉輕離隻覺得這車,是拉去殯葬場的冥車。

一旦上去,她就會被直接送去地獄,萬劫不複!

“我不去。”

“醫院那邊忽然出了意外,手術要提前,先生說了,不惜一切代價帶您過去,少夫人,還請不要讓我為難。”

祁洛的語氣聽起來很客氣,可那話語裡,帶著威脅。

葉輕離嘴角揚起一抹悲痛。

看這架勢,她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她挺著九個月的肚子,又怎麼能和一個大男人較勁。

車一路往醫院的方向。

看著窗外的暴風雨,她的聲音平靜難掩淒涼:“若我不去,那個女人會死,是嗎?”

“是。”

“那就讓她死好了。”

他到底是不惜一切的選擇了那個女人。

可裴靳墨……明明也知道,她現在已經懷孕九個月!她肚子裡的孩子,每天都動個不停,他馬上就要降生了!

車廂裡,冇人再回答她的話。

葉輕離深吸一口氣,看著被暴風雨沖刷的跨江大橋,越發平靜的開口:“她……是誰?”

“常心兒。”

葉輕離聞言,身體裡的血液都僵住了!

常心兒……!?怎麼能是常心兒?她……怎麼可以?

眼底所有的麻木和空洞被擊碎,絕望和淒涼將她籠罩。

暴雨打在擋風玻璃上,迷茫了前路。

葉輕離睜眼,眼底恨意滔天,伸手……狠狠的抓住方向盤。

意識,瞬間決然!

祁洛驚慌的聲音傳來:“少夫人你乾什麼?快鬆手!”

此刻的葉輕離好似什麼也聽不到了,她的世界空白黯然,剩下的支離破碎……

什麼也冇有了!

手下意識用力,‘嘭’一聲車頭撞破跨江大橋欄杆,車身徹底失去控製直接衝入了江中,‘刷啦’千層浪起。

冰冷的江水刺激感官嗆入肺中,葉輕離攤開雙手,任由冰冷的世界包裹著自己。

她的肚子,突然很痛很痛......

她的孩子,也知道她們母子被拋棄,就快要死了嗎?

短短幾分鐘,大橋擁堵不堪。

警笛和裴家的車撕破暴風雨疾馳而來,卻是被堵的長龍車隊阻隔在橋的儘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輕離裴靳南什麼時候在一起,葉輕離裴靳南什麼時候在一起最新章節,葉輕離裴靳南什麼時候在一起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