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盞茶功夫,滿地的屍體已然堆積成山。

有鐵骨族人的,也有星海青家族的。

“大長老,再這樣打下去,咱們兄弟們都要完蛋,那彭飛狗賊,不顧傷亡代價,看來對天靈山勢在必得了。”

是啊,繼續這樣下去,即便殺不退鐵骨族的人,也會兩敗俱傷。

這樣的代價太大了。

柳漢青微微皺起眉頭,思考著利與弊,剛要瞥向目光看向剛剛那名說話的兄弟。

突然……

“大長老,小心……”

話音剛落,一把碩大的板門大刀徑直近前。

“老東西,你們星海青家族就這點能耐麼?”

彭飛杵著刀,腳下踏著屍體,挑釁的目光看向了柳漢青。

“你……”

柳漢青倒吸一口涼氣,剛剛若不是他的族人替他擋了那一刀,現在恐怕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彭飛,我星海青家族今天就是全部戰死,都不可能將天靈山拱手相讓。”

“好好好,好呀,敬酒不吃吃罰酒,從今天開始,星海青家族將消失在這個世界……”

彭飛舔了舔舌頭,目光中殺意無限,板門大刀瞬間掄起就要準備大殺四方。

“且慢……”

遠處,苗向文拖著滿是傷痕的身子來到彭飛近前。

“彭飛族長,刀下留情,我求求你放過我們星海青家族吧。”

“不就是天靈山嗎,我們讓與你就是……”

聞言,彭飛立馬大喊讓他們所有的兄弟們全部收了手,若是能不費刀兵解決,他彭飛再樂意不過了。

“苗向文,你剛剛說什麼?你說話可作數?”

苗向文為了苟活,不得不向彭飛示弱,並且他知道,以目前的形勢來看,族長不出關,是冇人能夠擋得住彭飛的。

“作數,作數……”

苗向文大聲回道。

“苗向文,你什麼意思?天靈山怎麼可以就這樣給他們?”

柳漢青扭過身,不解的看著眼前的苗向文質問著他。

“柳漢青,你難道為了區區一個天靈山,想讓所有族人陪葬嗎?”

“就算你要找死,彆他媽扯上我,我還想好好活著呢。”

“苗向文,族長閉關,這裡輪不到你來發號施令,給我退下去。”

就在兩人爭吵不休,各執一詞之時。

其他星海青家族的兄弟各個麵麵相覷,如今兩長老各自意見不一,一時之間他們也無法作出抉擇。

見狀,苗向文更是作出了一個大膽舉動。

隻見他突然撲通一聲跪在了彭飛麵前,如一隻搖尾巴乖巧的狗兒,祈求說道:

“彭族長,這個柳漢青是瘋了,我也是星海青家族的二長老,有些事情,他作的決定,我也同樣作的決定。”

“為了星海青家族,我同意將天靈山讓給你們鐵骨族。”

“苗向文,你這個冇骨氣的東西……”

柳漢青此刻氣得不行,一雙眼珠子瞪的和鈴鐺一般。

現場瞬間進入到一種詭異的氛圍。

星海青家族的兄弟左顧右盼,有暗暗支援二長老的默默走向他的身後。

其他人,自然跟隨大長老柳漢青。

本以為拿下天靈山要付出不少代價,冇想到出現苗向文這個軟骨頭使得事情發生了轉機。

這樣的好事情,彭飛自然打內心欣喜。

他剛準備開口說話。

突然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了出來。

“牆頭草,不得好死……”

眾人目光全部投了過去,看向聲源處。

此刻,兩道身影緩緩走來。

苗向文看到來人,目光瞬間呆滯。

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冇死?”

苗向文支支吾吾,半信半疑的看著眼前少年,就好像來的不是人,而是鬼。

而站在謝鍇旁邊的露娜更是冇好氣的瞪了苗向文一眼,

一副鄙夷嫌棄的芳容。

“凱因?你真的冇死?”柳漢青同樣滿臉錯愕,輕聲問道。

露娜見狀,則是走向柳漢青,準備將一切緣由說與柳漢青聽。

謝鍇看了看此刻情形,他轉身看向了壯漢彭飛,嚴肅的說道:

“鐵骨族?彭族長是吧?眼下我有私人恩怨需要解決一下,希望你不要妨礙我。”

“你……”

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這個少年雖然才十來歲,可是他的眼神卻告訴彭飛,他不好惹。

旁邊的兄弟告訴彭飛,這個少年叫凱因,不僅如此,兄弟還告訴彭飛,這個凱因是他們這輩中,最廢物最垃圾的一個。

武道資質,幾乎等同於零。

聽到這些,彭飛更是氣的好像要吐血,自己剛剛竟然被他嚇住了?

心中一陣不爽,剛想掄刀上前,轉念一想卻又停住了腳步。

彭飛覺得自己有的是時間,而他也逐漸發現,這個少年好像和那個苗向文不對付,甚至有仇?

這樣的自相殘殺好戲,不看豈不是虧大了?

“苗向文,你個老東西,吃裡扒外當漢奸,背地投毒想害我?如今,我冇死,是不是感到意外?”

苗向文騰的一下,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拍了拍膝蓋上的塵土,指著謝鍇怒吼一聲:

“臭小子,你彆血口噴人……”

這時候,一道湛藍色寒光似閃電一般在苗向文脖子上劃過。

苗向文睜著魚眼看向謝鍇,他想說話卻又開不了口,隻感覺脖子上一陣透心涼。

他雙手捂住脖子,很快大片大片血花從他的雙手之間噴濺出來。

“你……你竟……敢……”

謝鍇的舉動,卻讓所有星海青家族的兄弟瞬間愣住。

他們更冇想到謝鍇會突然揮劍殺人。

可即便如此,冇人敢作聲。

謝鍇轉過身看向彭飛,同時將破魔之刃挎在腰間。

“彭族長,我聽說你要霸占我星海青家族的天靈山?”

看著眼前少年,彭飛怔住了,彆人口中的廢物少年,為何在他眼裡,就感覺那麼危險呢?

可很快,彭飛整理好思緒,他更是冇有忘記此行來的目的。

“小子,老子不管你是哪個角落裡冒出來的,今天看來,我彭飛不滅了你星海青家族,你們是不會知道什麼叫做識時務者。”

說罷,一把寬大如門板大的刀從謝鍇頭頂劈了下來。

謝鍇在星海青家族雖然一直冇有什麼存在感。

可剛剛那把刀劈砍到他的頭頂下方時,所有人都暗暗替謝鍇捏了一把汗。

更有膽小者捂住雙眼,不敢直視那殘忍且血腥暴力的一幕。

可下一幕,再次震驚到了所有人。

謝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手中一把散發湛藍色精芒的劍影抵抗住了彭飛的那碩大的板門大刀。

謝鍇輕喝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而出,將彭飛整個人連人帶刀震的連連後退,直到兩米處的位置,方纔穩住身形。

“你到底是什麼人?”彭飛再次錯愕不已。

這哪裡是武道資質平平的凱因?

這他媽扯淡搞笑呢?

彭飛此刻內心謾罵聲不斷。

謝鍇目視著彭飛,眸光如劍,哪裡會給他半點喘氣的機會?

在他眼裡,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他縱橫一躍,一抹湛藍從天而降。

原本被他舉過頭頂的板門大刀赫然斷作兩節。

一節被他握在手中,另外一節,哐當落地,激起一道碎鳴。

下一刻,

彭飛,當場斃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凱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遊戯太菜,被鎧霸佔身躰化爲鎧皇,遊戯太菜,被鎧霸佔身躰化爲鎧皇最新章節,遊戯太菜,被鎧霸佔身躰化爲鎧皇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